印度“抵制中国”狂浪:59款App被禁,海关扣留中国货

印度时间6月29日晚9点左右,印度突然对中国应用“重拳出击”。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(NIC)宣布,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,禁止59款和中国有关联的应用。

在NIC给出的名单中,TikTok、Helo(字节跳动旗下方言社交应用)、微信、Shareit(茄子快传)、UC浏览器、Kwai(快手)、Likee(欢聚时代旗下短视频)、ClubFactory(跨境电商)等都在抵制之列。从短视频、社交媒体、跨境电商平台到工具类应用,无一幸免。

经志象网查询,目前TikTok、Helo已在印度谷歌应用商店下架,但Shareit和微信目前仍支持下载。

虽然NIC颁发了文件,但并未给出具体的执行时间,应用商店还需要时间来做出反应,据印度时报报道,已经下载这些软件的用户未来恐也将无法使用这些应用。有不少在印度的华人怕“失联”,纷纷在微信朋友圈里留下备用联系方式。

在印度最近的“抵制中国”狂浪里,禁止中国应用,只是“惩罚”中国的最新一步棋。

“物料在德里海关卡了一周。”一家在北方邦诺伊达开厂的深圳商人表示,“只能撑三天了。”从6月22日开始,所有来自中国的货物,全线滞留印度海关,至今仍未放行。

01、辟谣之后,禁令突至

中印边境冲突之时,就有一张疑似政府通告的图片在印度社交媒体中传播,表示政府要禁止中国App。

6月19日,印度媒体信息发布中心(PIB)曾发布辟谣图片,称禁止某些中国应用为假消息,公告图为伪造。

在被辟谣文件的名单里,列出了15个中国应用,包括TikTok、VMate、Clubfactory、ClashofKings等。如今,这些App已正式被印度政府禁用。

6月29日夜间,禁令不期而至,电子和信息技术部(MeitY)的官方声明称,它已收到各方投诉,其中几份投诉表示,某些移动应用程序会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,窃取并秘密传输用户数据到印度境外服务器。

一位高级官员对印度《经济时报》称,政府在做出决定之前已经考虑了所有方面。“这些应用程序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,它们存在一些隐私和安全问题,其中包括数据被转移到国外的风险。”

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的官方声明则表示,它援引的法律依据是《印度信息技术法案》第69A条。此前,基于这条法律,被印度政府禁用的外国网站和应用,多是情色网站,比如Pornhub。

这也是69A条款首次适用到电商和工具类的应用上。

这份声明中还写道:对印度国家安全和国防有敌意的人编纂这些数据,并对其进行挖掘和整理,最终将影响到印度的主权和完整,这是一个非常深刻和紧迫的问题,需要采取紧急措施。

印度Khaitan&Co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潘德安(AtulPandy)对志象网表示,该禁令显然是政府的过度行为,政府一直在拖延制定相关法规,如《个人数据保护法案》(该法案应包含与数据本地化相关的要求)、《IT法案修正案》等,但政府却可以随意地在没有具体立法支持的情况下发出禁令。

潘德安称,政府在发布禁令前既没有作书面通知,也没有举行听证,更没有可依据的例证。并且这些应用背后的公司为成千上万印度人提供工作岗位,如果禁令真的执行后,这些人的工作可能会岌岌可危。

对于禁令中的“危害国家主权与安全”“转移用户数据到境外”等指控,潘德安表示,印度目前并没有针对此类应用的数据本地化相关监管要求,但政府并没有给它们自证或申辩的机会。。

02、对手狂欢

中国应用被禁,在印度网民中引发狂欢,这也给最近饱受抨击的执政党BJP喘息机会。

中印边境冲突后,印度总理纳伦德拉·莫迪的发言被在野党国大党攻击,认为其向中国”投降“。禁止应用中国的政策出来后,国大党领袖AhmedPatel(潘特尔)立即在Twitter上表示:“支持政府禁用中国应用的决定。”

在社交媒体中,许多印度网民把印度政府禁止中国app的行动称为“DigitalAirStrike”(数字打击)。有趣的是,在印度媒体ZeeTV总编一条被转发1.2万次的推文下,最高赞的评论是:“很好,但Zee准备什么时候删除你们在中国应用TikTok上的账号呢?”

这些评论点出印度抵制中国的悖论:印度人已成为这些中国App打造的生态系统中的受益者。例如,游戏玩家们通过直播游戏,将PUBGMobile变成了收入来源;许多印度网站都把UC浏览器作为信息传播的手段;以及,印度人通过TikTok打造个人品牌,并获得收入。

另外,中国应用已经渗透进印度国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,中国资本也几乎参与了所有印度独角兽的投资。

因此,早有印度政客担心初创公司的数据可能会泄露给中国。2016年,Paytm的创始人VijayShekharSharma就向用户保证做出保证,尽管阿里巴巴是Paytm最大的投资人,但Paytm仍是一家印度公司。

在这次抵制中国应用的浪潮中,Sharma也没有缺席。6月30日凌晨,他评价此次政府禁止中国App的行为是“为了国家利益而迈出的大胆一步“。他说:”离创建印度本地生态系统又近了一步。是时候让最优秀的印度企业家站出来,由印度人为印度用户打造最好的!”

禁令发出后,广告技术公司InMobi表示此举有利于其应用获得更大市场,该公司旗下拥有与TikTok竞争的视频应用Roposo。不过,中国是InMobi的全球第二大市场,其在北京拥有一个超过两百人的团队。

此外,印度社交应用ShareChat则公开在社交媒体上欢迎政府的举动,因为它的竞争对手Helo——字节跳动旗下的产品,也在被禁之列。

TikTok的竞品BoloIndya表示,它们更大的竞争对手被禁,自己将从中受益。“我们支持这一决定,因为我们引起了政府的关注。这是BoloIndya和其他印度应用展现价值的机会,要将印度文化和数据安全放在首位。”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VarunSaxena表示。

不过,也有印度创业者向志象网表示,这是一步“臭棋”,非常“愚蠢”。

03、全印各海关扣留中国货物

在印度最近的“抵制中国”狂浪里,禁止中国应用,只是印度“惩罚”中国的最新一步棋。

“物料在德里海关卡了一周。”一家在北方邦诺伊达开厂的深圳商人表示,“只能撑三天了。”

中印边境冲突后,所有从中国进口的货物,均滞留在印度的港口。

6月22日开始,陆续有进口商表示,从中国进口的货物在印度海关被拦截,要求100%开箱检查。受到影响的港口和空港包括金奈、孟买、德里、加尔各答和班加罗尔。

迄今为止,印度官方仍未给出明确说法。海关当局只是对进口商表示,中国货物的清关将出现延误,但未给出理由。中央税务部门也表示,并未发出限制中国货物的命令。

拦截中国货物,印度本土企业也开始“吃不消”。

过去一周,包括汽车制造、电子、制药、医疗等行业协会均致函印度多个政府部门,要求立即放行中国货物。当下,这些企业都没有替代品,行业中有60%到70%的原材料都进口自中国。

印度药品出口促进委员会(Pharmexcil)在印度药品部(DoP)秘书的一封信中表示,包括关键起始材料(KSM)、中间体和活性药物成分(API)在内的制药产品被卡在港口和机场。专门用于诊断新冠肺炎的医疗设备也滞留在德里港。另一位从业者表示,新冠肺炎的主要治疗药物——瑞德西韦的原料药也没有放行。

6月28日,政府官员、印度中小微工业部长尼廷?加德卡里(NitinGadkari)也出来发声。他认为,进口货物的通行延迟将伤害印度企业,而不是中国。Gadkary澄清,自己是印度AtmanirbharBharat(自力更生)坚定的支持者。但印度政府对中小企业的刺激和改革无法一蹴而就,突然拦截中国货物没有好处。

印度出口组织联合会(FIEO)主席S.K.Saraf6月25日说道:“在印度有能力生产这些产品,或者找到从其他国家进口的替代方案之前,限制中国产品的进口不会有任何作用。”

尽管如此,根据行业人士消息。截至6月29日晚,印度各港口和空港,仍在全面检查来自中国的集装箱。金奈和加尔各答港口的中国货物在延误了几天之后,经检查将陆续放行。而在孟买港,中国货物还未能得到放行。

印度时间6月29日晚9点左右,印度突然对中国应用“重拳出击”。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(NIC)宣布,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,禁止59款和中国有关联的应用。

在NIC给出的名单中,TikTok、Helo(字节跳动旗下方言社交应用)、微信、Shareit(茄子快传)、UC浏览器、Kwai(快手)、Likee(欢聚时代旗下短视频)、ClubFactory(跨境电商)等都在抵制之列。从短视频、社交媒体、跨境电商平台到工具类应用,无一幸免。

经志象网查询,目前TikTok、Helo已在印度谷歌应用商店下架,但Shareit和微信目前仍支持下载。

虽然NIC颁发了文件,但并未给出具体的执行时间,应用商店还需要时间来做出反应,据印度时报报道,已经下载这些软件的用户未来恐也将无法使用这些应用。有不少在印度的华人怕“失联”,纷纷在微信朋友圈里留下备用联系方式。

在印度最近的“抵制中国”狂浪里,禁止中国应用,只是“惩罚”中国的最新一步棋。

展开全部内容